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洛阳之行的一些思绪

    我从来不是个有运气的人,但在一个人独自远行的时候,却总是很幸运的,比如北京,比如洛阳。    总有很顺利的行程安排。  总有很仗义的朋友陪伴和盛情款待。  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记得从北京回来后,我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游感,这一次洛阳之行,我想也绝对少不了文艺一番,不过不知何日才可完成,所以先寥寥数笔,勾勒大概。     绍绍和我想的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生活工作一切都很顺利。     洛阳是个看起来很旧的城市,确实到处都还曝露着一种古都的痕迹,除了几个商业区,很少有我们早已经习以为常的光鲜度。这里生活的人们,多数是本地人,外来人口极少,生活的节奏非常缓慢,城市的休闲娱乐气氛也不浓烈。国庆黄金周,很多店铺也都在晚上早早关门。街上的人零零落落,散布在又宽又大的马路上。交通更是畅通无阻,让我这从人堆和车堆的城市中出来的人舒服极了。     绍绍带我在他们所周围逛了不少地方,在经过好几条马路的时候,我都一下子感叹与南京的什么什么路的感觉简直一样,得到了她的完全赞同,“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 是的,南京,有我们共同的一段韶华。     我们去了白马寺,少林寺,龙门石窟。看了大量的庙宇,菩萨,领略了大量的佛教文化。也许,之前那么多年所看过的听到的都没有这几天见识的多吧。除了少林寺人多一些以外,其他地方,人都不多,游览的非常舒服,想起塞满了人的园林和人山人海的长城,我觉得这里的游客都是幸福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往洛阳的火车上,早上醒来后正路过郑州,想到毕业后一直疏于联系,于是给张衡发了一条问候短信,没想到,竟然引出了一次重聚。去少林寺的当天,张衡也一早出发,和我们在寺外碰面,还是青春洋溢没什么变化,比起工作后普遍发福的男生,他的身材保持的相当不错。神通广大的他竟然在少林寺也有人,免去了三张破位昂贵的门票,颇爽。虽然短暂一天,还是让我觉得,有五湖四海的朋友真的很好,可以没有平日里频繁的热络,却能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彼此最真诚的情意。     在去龙门石窟之前,我回家的车票出了问题,无论什么时间,无论去上海苏州南京,无论卧铺座票一概没有。这可是他们所最信任的实力派黄牛了。我顿时绝望,已经做好了站十几个小时回家的恐怖打算。就在这时,黄牛叔一个电话,一张票,我想要的最理想的时间,最理想的车次,还是卧铺,手续费30。我顿时觉得我前几天拜了那么多佛还是有用的。在如此愉快的心情下起身前往龙门石窟。  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也就是是龙门石窟了,不管是完整的,还是因风化或盗窃而残缺不全的佛像,精雕细琢的工艺和栩栩如生的表情都让我对古人的智慧叹为观止,这恐怕是对佛教理想主义色彩的一种最最极致的表达形式了。信仰,也许真的可以给人带来极大的力量和幸福感,可惜经历了太多世事纷扰的我们,无论走过多少个石洞,瞻仰了多少个菩萨,也很难达到心神与佛交融的境地了。     洛阳没有非常多有特色的美食,但是绍绍带我吃的那些,我在南方都没有吃过,从来不喝羊汤的我,将一大碗汤泡上面食喝的底朝天;汆肉丸子汤配上肉夹馍更是让我无法抗拒;北方的麻辣烫和南方不一样,用签子串着,用火锅吃,才两毛钱一串。我们都盯着红锅猛吃,拿串串吃串串,辣的很香很过瘾,想起大一的时候我用筷子蘸一下火锅红汤就要喝几大杯水的时候,现在是彻底爱上了川菜,吃辣也已经完全不在话下。   每天晚上,我们总在外面走很久才会回去,洛阳的夜晚比白天更吸引我,也许因为天气的原因,晚上在灯光下,整个城市都烟烟雾雾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总之在南方没有闻到过,是一种带着一点泥土味,一点烟雾味,一点菜香的气味,我管它叫做北方的味道,这味道让人留恋,让人柔软,还能让人有很多很多的遐想,只有走近了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城市,经历,才能真正的走近一个人罢。     在洛阳的每个夜晚,就是这样的气味,这样纷杂的思绪,斑驳着我的内心。     (照片太多,选了一些放到了相册中,和大家分享~~特别感谢张衡同学给我ps的几张,很赞,特此贴上一张最喜欢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