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我来听你的演唱会

    我只能说,真的太完美了。   我只能说,学友真的太完美了。   我只能说,他真的是神,无可替代的歌神。      舞台和灯光非常棒,音响更是无可挑剔,坐在内场近距离区的我,整颗心,整个胸腔都一直在舒服地共振。   进场后下雨,然后越下越大,“韦帕”也不过擦肩而过,学友的威力果然不同寻常。      他终于出来了。今生今世,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他。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伞收起,再也顾不得打湿的头发和淋湿的身体。   “这么大雨,注定这个地方要给我留下特别的记忆。大家放心,我头发可以踏掉,脸上的妆可以融掉,但歌绝对不会少唱一首,只要你们在,我就会一直唱下去。”   第一首歌开始唱的时候,雨就从很大,慢慢停了,月亮出来了。      四大天王里,我只对学友有兴趣,因为他无与伦比的嗓音,因为他赋予歌曲的深情和生命,因为他长的好看。(对,刘德华是很帅,但是我就是喜欢看学友),也许还因为,他是一个完美男人的典范,事业成功,家庭幸福,感情专一。     都是很经典的曲目,也有新歌,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岁月的气息。最让人过瘾的是长长的一段《雪狼湖》的精选,听得我如痴如醉。我没有夸张,我真的很难以置信歌手在现场的声音可以完美到这样的程度,还要带着那么投入的舞蹈和表演,歌神的唱功实在了得。     全场一开始稍有矜持,逐渐爆发出无限热情,我无法不被他感染,无法不被这氛围感染,尖叫着,唱着。旁边的表哥几乎每首歌都在唱,我记事起,就听着表哥唱张学友的歌长大,记忆里还有的,是他满房间学友的磁带,CD。而如今,表哥已经35岁了。      学友时而狂野,时而深情,时而性感,时而幽默,时而可爱。   他谈起人生的起起落落,“生活真的很难,总有我们不愿意发生却偏偏发生的事情,记住,千万不要放弃,不开心的事情过后,总会有开心的事情发生”。这个道理,看似谁都懂,可是从偶像嘴里说出来,就仿佛会加倍地尤其地受用。   他给唱给女儿写的歌,给妻子写的歌,“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女儿老婆佣人等等,加起来我要面对八个女人,所以我认为我还是非常懂得女人,给女儿写了歌,不给老婆写,我以后日子不好过了,所以我又给老婆写了歌,二女儿还没叫我写,那我就先不写啊”。那两首歌都很好听,学友唱的时候,我感觉到他满脸的汗水里都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温柔和深情。美薇和两个天使真是幸福啊。      仿佛瞬间地,他开始感谢很多合作者,然后说了再见。有些来凑热闹的人走了,但真正热爱他的人当然知道这不是再见。大家狂热地喊着“encore" "学友我爱你”。   学友笑着返场,一口气唱了好多首。全场的气氛到了高潮又高潮。所有的人都毫无保留地放纵着自己的尖叫,热情,肢体。   当他终于开始唱我盼了一个晚上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时,我放肆地尖叫,跳到了椅子上。然后听,然后落泪。      我从来不是狂热的所谓粉丝一族,但喜欢学友的,注定已经不再是停留在“追星”层面。那些伴随着我们经过一个时代的旋律,被几万人同时热烈地唱起,这样恢宏的场面,是怎么样一个歌者,才可以得到的回报和安慰啊!   距离是很近,可还是要通过三个超大屏幕才可以看清他的面孔,笑的,皱眉的,眼睛湿润的,用情的。这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让我彻彻底底对他进行了长达近4个小时的精神占有。原来一个46岁的男人竟可以迷人到这般地步。     不过多久,真的是最后一首了,《祝福》,带走了学友。      一年一年,我们也会喜欢上许多别的歌,别的歌手,可是学友,却是心里永远的一个偶像。       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形容的词汇,我真的只能说,完美,太完美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完美呢?他的地位真的是无人可以撼动和超越的,歌神这个称号,真是太恰切。   如果真要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我没有听到他唱《离人》,我很想听这首歌,很想。不过没有听到,也许也是注定。     五年前,我来过这里,是个什么八大歌星演唱会,不过那一次我的心思显然不在演唱会上   五年里,我没有再来过。   五年后,我再来,只不过这一次,我是真的全心全意来听了一场完美的演唱会,心里眼里耳朵里,只有演唱会,没有任何触景生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