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滑雪,真的很爽~

    去上海滑雪了,就一个字,爽。   对于这些相对新鲜而有挑战性的运动,我一向都很有热情和尝试的欲望,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运动是那么可以让人身体和精神双重愉快的事情。   滑雪是从未尝试过的,但自己还算有信心,因为什么溜冰,滑冰,轮滑都还玩得不错,所以觉得总该有相通的地方,所以不至于非常惧怕和紧张,加上曾经已经滑过雪的小唐对我说,滑雪和单排轮的感觉差不多,我顿时更加跃跃欲试。   我担心的是,会不会摔的很惨,之前种种滑雪导致什么伤筋动骨的报道让我这种怕死怕伤的人仍然心有顾虑,不过据有经验的人说,滑雪的摔,是最无大碍的,只要不搞高难度,一不疼,二不重。我顿时放下了所有的心理负担。      直到到了滑雪场,顺着电梯上了一个最低的坡,向下望去,看到别人摔的乱七八糟,也看到别人滑的悠闲自在,我是又兴奋又紧张,在Seiko和小唐漂亮地滑了下去以后。我鼓足勇气,走~~~~~~~~   速度不是非常快,但足以让我这样的滑雪草脚难以控制,为了寻求安全,我控制性的摔了下来,开始的几跤,都摔的不技巧,身体都朝前扑,以至于在长长的双脚上滑雪板的阻碍下,我连起都起不来,真是郁闷阿~~不过,冰冰软软的雪上,一点都不疼。   后来,我学聪明了,运用急转弯的方式摔倒,这样,两脚的滑雪板都在一侧,即便侧身着地,我也就迅速的站起来了。   在后来,我就很快“上脚”了,整个坡道滑下来,起伏,速度,方向,刹车,都控制的还不错,再没有摔过,很为自己感到骄傲呢,觉得自己还是很有运动天赋的,嘿嘿。  这时,Seiko和小唐已经到上面的高坡去滑了。之前在一个死缠烂打要辅导我们的教练面前(要付高昂费用),Seiko与之聊曰——    “我滑过的,我们不用请了”    “哦?你在哪里滑过的啊?”(该教练带着满脸不屑)    “美国印第安纳州Perfect North雪山”    “啊。。。那比这里高多了吧。。。”(惊讶中。。该教练悻悻走开,没再来缠我们了)     在一次次的滑行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很难形容这种美妙的感觉,冰雪的寒气扑面而来,头发在因速度而带起的风中飞扬,四周还有溅起的雪花,这一切,令我觉得自己是那么年轻,那么活力,即便在这样的人工室内滑雪场。如果能去真正的雪山,在银白和苍翠交织的世界里畅滑,那心情该是多么的舒畅啊,怪不得有那么多滑雪爱好者,也许,雪中的景致和雪中的心情才是滑雪的真正乐趣吧。      更多照片见上面相册~~~           与冰雪的缘分还没有结束,滑雪完毕,一个Seiko的美国留学室友在人民广场附近请我们大餐了一顿,两个“冰山”绝对震撼!            (比照片上的感觉要大很多很多!!)      暴雨后的上海,不是非常炎热,阳光里透着一丝柔和,让人觉得心暖暖的。        很爽很过瘾吧?大家有机会也去尝试一下在滑雪中high的感觉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