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我是杨过坐的那个雕!”——生日快乐!!!

    自从Seiko同学回来以后,终于重逢了“阔别已久”的冯jian人,还有鸟(噢,不对,现在是“雕”了)。   也自从Seiko同学回来以后,每个周末,都有了固定的节目,不要以为我们光FB哦,我们的重心可是是运动!~~这让我久未拉开的筋骨和压抑已久的运动欲望以一种最强大的声势复活啦~~~hoho。   篮球,羽毛球,雷打不动。 发现Seiko同学的球艺和体力在与美国黑GG的切磋过后果然有所长进了~~      冯同学,Seiko同学,鸟同学,刘同学为什么会有冯同学的半个身体???         很显然,在这些猛人的“蹂躏”之下,我的羽毛球水平又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高度,角度,速度,阴险度。。      这个周末,却是很special的!为什么呢? 因为大家为鸟庆祝生日了!! 虽然说6月26才是鸟的生日,可是我们怎按捺的住为他party的热情!!         这个是我和Seiko的创意!!!同学们,牛吧????            “我不是鸟,我是雕,我不是被郭靖射下来的雕,我是杨过坐的那只雕!!”(我证明,他本人绝对比照片上的帅!)           “我切,我切,咦,我怎么又把黄桃切下来了呢?”    “不要浪费不要浪费!”——说话间,冯jian人以闪电般的速度把黄桃塞进了嘴里。看,他笑的多么欢!(白色victor球衣那个)             多年好兄弟,是男人就要喝!!    刘同学的牙好白好整齐啊! 冯同学为何此时却一脸严肃了呢?Seiko同学笑的也相当开心啊!    可是。。可是。。。难道真是我的抓拍功夫高深?为何鸟显得这么的…..ws……..        可是,鸟,哦不,雕,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同学!!    鸟,以下这些话,是对你说的——    难忘无数同学时光的片断,我无法列举,因为每一个都很经典;    难忘你在我毕业同学录上送我的那首长诗,我是彻底承认你是才子了;    难忘我们无数次“太有才了”的对话,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在高中三年的岁月里,重复了无数次——    “不行,你不能转弯,你得陪我等红灯”    “没问题”    “红灯真的很讨厌啊!”    “就是说呀!”    “可也不能闯红灯啊!”    “这倒也是!”                 (——注解1:“就是说呀”和“这倒也是”曾是鸟张口不离的口头禅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3 Comments

anyway,今天是个平常日子

    今天6.13,只是个很平常的日子,anyway。   199x.x.x.  199x.8.11, 199x.12.10  200x.3.24  200x.10.14, 200x.10.18  200x.7.14, 200x.7.29, 200x.8.8    200x.8.15, 200x.9.14      ….     都只是,很平常的日子。   只不过,在那些日子里,有曾经很明亮的面孔,有曾经很简单的柔情,有曾经很忧伤的冲动,有曾经很纯净的明媚,有曾经仓皇模糊的慌乱,有曾经不顾一切的沉醉,有曾经矛盾不堪的挣扎。     都只是,很平常的岁月。  只不过,在那些岁月里,最年少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朦胧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有了热烈而充实的念想,有了感伤而郁卒的失落,曾经漫无目的的茫然终于具有了沉实的走向。     Let begones be begones.     都过了。      面孔早已经不明亮,甚至不清晰起来了。      谁说谁一定要一直永远十几年不变的是谁欣赏和眷恋,甚至想像和构筑的那个样子的?      点点滴滴积累的各种伤害和误会已经强大到所有温暖的memory package不足以调和的地步。      终是不能reconcile了吧。      即便是无关儿女情长,无关什么是否get over。      只是,人和人啊,有时候真的无奈。      无法停留在沧浪水畔,文庙古玩,青石小巷,护城河边,关闭的铁门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