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静静地走,我静静地送您

 
  昨天得到的这个消息。
  小百合上“十大”,曾是东大的校友留下情真意切的缅怀留言,可是我不是南大人,我没有ID,我想说几句话,可惜不能说。
 “东大传说”整个版面变成黑灰版。讣告,通知,各种缅怀文章全部置顶。
 
  是的,顾冠群校长走了,在我们毕业前卸任的他,离开了,67岁。
  
  一时间,只感叹,太快了。
  脑子里涌现出的是一些片断——
 
  大一开学时,第一次见到他;
  军训阅兵,他那单薄的身体几近“飘忽”,非常瘦,但是精神很矍铄,好像是深度近视,头发已经完全花白,我一直以为,他已经七八十岁了;
  第一次听到他发言,全校学生都在暗笑,我也窃窃地觉得他的声音实在颇为“阴柔”了一些;
  阅兵礼上,作为一营唯一女生方队的领队之一,向他行注目礼时他投来的目光,觉得很澎湃;
  校园里林荫道,天桥上,穿着白衬衫,夹着公文包,亲切的背影,没有任何架子和蔼的学者风度;
  曾众说纷纭的“学生剽窃”事件,曾震惊,后来了解是计算机系内部派系斗争和某些学生的个人过失引起的,顾校长却因为别人的攻击和地位而被推到风头浪尖。
  入学时是我们的老校长,四年后毕业前,却卸任了,看着毕业证学位证上“易红”的名字,多少有些伤感和遗憾,为什么不是“顾冠群”。
  。。。
  印象中,好像就有这些。
  
  直到他去世了,看了很多很多校友的留言,和很多曾是他学生的学长学姐们的悼念文,并且看了《东方之子——顾冠群》的那一期,才逐渐又一次走进了这位老者。
  学识渊博,专业能力出众,作风严谨,热爱学生,把毕生奉献给了东南大学,这是很多人对他的评价。
  我不曾是他的学生,甚至更不曾近距离接近过他。可是我突然觉得离他很近,在那些不计其数的怀念中体会着大家对他的爱戴和尊敬,和对他突然离去的痛心。
  终于明白,为何还只有67岁,却已经有了七八十岁的容颜,和羸弱不堪的身体。
  是的,他承受的太多了。
  东南近几年名次的下滑;
  学术事件的误会;
  搞科研,做学问,带学生;
  校长繁琐的行政事务。
  他终究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在行政方面确实有他的短处,可若把所有的什么名次实力行政责任都推压在一个校长的身上,是否不公?
  死者已矣,公道自在人心。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卸任词中会这样说“从今天开始,我将离开东南大学校长的岗位,回到计算机学院和我的实验室,回归到一名教授的角色。我感到卸去一身的疲惫,心理平静而轻松。。。。”
 
  认真仔细地看了他的卸任辞,没有大话官话场面话,字字发自肺腑,坦率真诚,我可以想象当时在现场的人会有怎样的感慨和感动。
  以下是最后一段——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这是自然的规律,生命的规律,也是事业的规律。再见了,同志们,同志们,再见吧!今天,我就要告别大家,告别这亲切和熟悉的舞台。我可以愉快地告别我的校长生涯,但是,我却难以割舍我心爱的事业,难以割舍我亲爱的战友和同事,难以割舍我可爱的东大学子。从今以后,我留给你们的将是一个背影,但我并不孤独,因为你们依然装在我心中,东大依然装在我心中! 再见了,同志们,同志们,再见吧!”
 
  再也控制不住地,流泪满面。看到了一个老者的情真意切,看到了一个科学家重新全身心投入科研的一种快乐。
  一年不到,只不过一年不到。
 
  自毕业以后,我从来不把对东大的怀念或者眷恋表达出来,甚至去刻意地回避,因为确实,我一直以为我对这里没有太多太深厚的感情,哪怕当年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她和南大那种暧昧的关系而已。
  这里曾带给我很多欢乐,很多荣誉,很多经历,当然,也有很多伤害。
  我一直以为,我从未曾爱过这里。
  可是这一时间,很多东西,却似积压了许久许久以后喷涌着释放,带着最最滚烫的一种温暖,伴随着对老校长的离逝的哀悼,一同地释放了出来。
 
  是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东大。
  想念浦口的图书馆,操场,破陋不堪的桃园,成贤,金坛,华堂,真知馆。
  想念本部的林荫道,喷泉,礼堂,草坪。
  想念东大那令我在所有的抱怨中唯一深深赞叹的学风和校风,踏实的,严谨的,不张扬的。
  想念那些人。
  想念那些发生过的故事。
 
  是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
  当我发现其实我是爱你的,我已经离开。
  然而这样恰恰好,因为我已经有了所有亲切的怀念。
  带着这些,move on.
  我希望,我相信我能回来,虽然不是回到你这里,但是也是在你身边,如果我回来,我会不再压抑,不再掩饰,我会常常地,常常地,来看你。
 
  一个城市,两座大学。
  一片纠缠,一种情结。
 
  Now we are losing you, 大海在等候,那条河流;
  Now we are missing you, 夕阳徘徊在绿色圆顶的上空,迟迟不愿落下。
  冬夏恒久,一世温良。
  老校长,一路走好,正如你说的,你不会孤独的。
 
  眼前已经完全模糊,原谅我只能写到这里。
  ˹ .jpg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您静静地走,我静静地送您

  1. 天地孤影-东南菲 says:

    这么晚,这篇文章只能让我更难以入眠。

  2. EB says:

    Rest In Peace.

  3. shi says:

    ai…btw, 你的msn什么啊。。。。突然看到你在我blog的留言。。。。那个激动阿。。。。。想起了刚进大学和你发苏州话短信的那个时候。。。。现在都是老人了, 唉

  4. kangting says:

    晕啊,这个你不说我根本想不起来了阿,我们发过苏州话短信??我只记得我们军训的时候一起做宣传海报每天搞到晚的要死~~~哎,老了。
    虽然是事实,你也不要这么明确的说出来好伐??55

  5. 彦昀 says:

    可惜而又可叹的是,东南的四年生活我们仍然对顾老一无所知。但是东大人的血液还是让我难以平静。
    Anyway,致敬

  6. 晶晶 says:

    I think I saw him only once, about 8 years ago now. Man, the only time but really it was him made me think your university is a good one. what happens now…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