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您静静地走,我静静地送您

    昨天得到的这个消息。   小百合上“十大”,曾是东大的校友留下情真意切的缅怀留言,可是我不是南大人,我没有ID,我想说几句话,可惜不能说。  “东大传说”整个版面变成黑灰版。讣告,通知,各种缅怀文章全部置顶。     是的,顾冠群校长走了,在我们毕业前卸任的他,离开了,67岁。      一时间,只感叹,太快了。   脑子里涌现出的是一些片断——     大一开学时,第一次见到他;  军训阅兵,他那单薄的身体几近“飘忽”,非常瘦,但是精神很矍铄,好像是深度近视,头发已经完全花白,我一直以为,他已经七八十岁了;  第一次听到他发言,全校学生都在暗笑,我也窃窃地觉得他的声音实在颇为“阴柔”了一些;  阅兵礼上,作为一营唯一女生方队的领队之一,向他行注目礼时他投来的目光,觉得很澎湃;  校园里林荫道,天桥上,穿着白衬衫,夹着公文包,亲切的背影,没有任何架子和蔼的学者风度;  曾众说纷纭的“学生剽窃”事件,曾震惊,后来了解是计算机系内部派系斗争和某些学生的个人过失引起的,顾校长却因为别人的攻击和地位而被推到风头浪尖。  入学时是我们的老校长,四年后毕业前,却卸任了,看着毕业证学位证上“易红”的名字,多少有些伤感和遗憾,为什么不是“顾冠群”。  。。。   印象中,好像就有这些。     直到他去世了,看了很多很多校友的留言,和很多曾是他学生的学长学姐们的悼念文,并且看了《东方之子——顾冠群》的那一期,才逐渐又一次走进了这位老者。   学识渊博,专业能力出众,作风严谨,热爱学生,把毕生奉献给了东南大学,这是很多人对他的评价。   我不曾是他的学生,甚至更不曾近距离接近过他。可是我突然觉得离他很近,在那些不计其数的怀念中体会着大家对他的爱戴和尊敬,和对他突然离去的痛心。   终于明白,为何还只有67岁,却已经有了七八十岁的容颜,和羸弱不堪的身体。  是的,他承受的太多了。  东南近几年名次的下滑;  学术事件的误会;  搞科研,做学问,带学生;  校长繁琐的行政事务。   他终究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在行政方面确实有他的短处,可若把所有的什么名次实力行政责任都推压在一个校长的身上,是否不公?   死者已矣,公道自在人心。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卸任词中会这样说“从今天开始,我将离开东南大学校长的岗位,回到计算机学院和我的实验室,回归到一名教授的角色。我感到卸去一身的疲惫,心理平静而轻松。。。。”     认真仔细地看了他的卸任辞,没有大话官话场面话,字字发自肺腑,坦率真诚,我可以想象当时在现场的人会有怎样的感慨和感动。   以下是最后一段——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这是自然的规律,生命的规律,也是事业的规律。再见了,同志们,同志们,再见吧!今天,我就要告别大家,告别这亲切和熟悉的舞台。我可以愉快地告别我的校长生涯,但是,我却难以割舍我心爱的事业,难以割舍我亲爱的战友和同事,难以割舍我可爱的东大学子。从今以后,我留给你们的将是一个背影,但我并不孤独,因为你们依然装在我心中,东大依然装在我心中! 再见了,同志们,同志们,再见吧!”     再也控制不住地,流泪满面。看到了一个老者的情真意切,看到了一个科学家重新全身心投入科研的一种快乐。   一年不到,只不过一年不到。     自毕业以后,我从来不把对东大的怀念或者眷恋表达出来,甚至去刻意地回避,因为确实,我一直以为我对这里没有太多太深厚的感情,哪怕当年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她和南大那种暧昧的关系而已。  这里曾带给我很多欢乐,很多荣誉,很多经历,当然,也有很多伤害。  我一直以为,我从未曾爱过这里。   可是这一时间,很多东西,却似积压了许久许久以后喷涌着释放,带着最最滚烫的一种温暖,伴随着对老校长的离逝的哀悼,一同地释放了出来。     是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东大。  想念浦口的图书馆,操场,破陋不堪的桃园,成贤,金坛,华堂,真知馆。  想念本部的林荫道,喷泉,礼堂,草坪。  想念东大那令我在所有的抱怨中唯一深深赞叹的学风和校风,踏实的,严谨的,不张扬的。  想念那些人。  想念那些发生过的故事。     是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  当我发现其实我是爱你的,我已经离开。  然而这样恰恰好,因为我已经有了所有亲切的怀念。  带着这些,move on.  我希望,我相信我能回来,虽然不是回到你这里,但是也是在你身边,如果我回来,我会不再压抑,不再掩饰,我会常常地,常常地,来看你。     一个城市,两座大学。  一片纠缠,一种情结。     N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

我活着回来啦!

    这次的五一长假无疑是超级充实超级快乐超级过瘾超级难忘的!!   之前几天,02级东南大学机械系苏州上海分舵的聚会真是难得而快乐,大家都还想到我,还有人给我留了机械系系庆的纪念服,真的很感动,见到了许多好久没有见的人,虽然对他们中的许多人印象还停留在大一,但是丝毫没有陌生感,爽。   应考神之邀参加初中四人帮组织的小聚,四人帮还是那么无厘头,但显然,那些当初清涩的小男生真的都成熟了!考神还是那么地“神”,考神,是我心中永远的神~~小许和张栩同学显然是前途无限的牙医派头了~~~   和琦君同学的夜游李公堤当然又是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虽然我的脚很疼~~~~   虽然因故无法出席EB同学的生日party,可我却收到了他给我的礼物!我梦寐以求的——李健的新专辑!!伟大的EB!!      但无疑,这些都还是铺垫,之后三天的户外越野才是重点中的重点。不想用文字来赘述太多了,让我们在图文并茂中一起回顾吧~~   5号和绍绍一同到达南京,老刘老王一番盛情的款待让我们找到了一种回家的感觉。很快地,就到了晚上,我们补充了一些装备,我也从巧合地从南京office同事那里借来了诸多专业户外运动的装备(他是个很专业的高手了~)。   晚上九点,我们自己人7个前往集合地与俱乐部本次团队成员集合,然后出发。     凌晨五点到达了安徽,徒步的起点是谭家桥镇,然后穿越原始森林,攀爬没有开发的山路,登顶五老峰,欣赏美丽的峡谷景观,傍晚到达海拔1300米高点扎营住宿,篝火,星星~~清晨起床,下山。啥也不多说,直接上图。     照片太多了,挑了点上来。   1。人物照      出发咯! 整个团队一共18个人,里面有很有经验的户外运动高手哦,照片以后补啦。   我们自己人小队是7个,依次:老韩,老刘和他gf,我,绍绍,老王和他gf.                我的装备!10多斤啊!我背着它爬了1300米的未经开发的山路啊!我容易么!   睡袋帐篷什么的也就算了,关键是,我背着我和绍绍两天的饮用水啊!!!     绍,韩,我         第一天爬到一半吧,状态还不错。      终于千辛万苦艰难万险地来到了目的地,哦也,安营扎寨咯!!      帐篷是老韩,老刘,老王搭的,我们自己人的四个围在一起,我和绍绍住一个,嘿嘿。        大家的帐篷~~      我永远忘不了1300米高山地的寒冷,忘不了隔着防潮垫和睡袋依旧坚挺地往身上钻的寒气,更忘不了漫天漫天那么多的星斗,还有时不时飞过的流星~~~太美了,太美了。。。   天亮咯,太阳出来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