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7

热爱你,所以痛斥你

         我极其不想写这样的文章,但,我,有话要说。    弗大惨案发生后,媒体自然又疯狂了。那时我正在忙碌的工作,看到msn跳出的新闻框,扫了一眼,当时没放在心上,可看到“凶手中国人”这几个字,还是觉得有点震,不过手头事情太多,什么都没来得及顾得上。直到星星突然msn给我,我知道这件事情原来严重了,当时随口回了她,中国人干的啊?她马上开始为中国媒体的白痴行径激愤了,然后我也马上开始激愤了。我放下手上的工作,仔细的开始去浏览新闻了。   BBC,CNN都不过说是Asian,FBI还没有发话,只不过是《芝加哥太阳报》在那里说是中国人干的,这下子好了,国内媒体立马兴奋了,这岂不是个卖点么!! 这多吸引眼球!!! 于是,也不调查,也不证实,也不观望,赶紧的转载转载啊!! 于是,沸沸扬扬的满世界只要是被动的受众都知道是中国人干的了。真是奇怪,任何国家,碰到这样的事情,唯恐避之不及,我们的媒体可真好,恨不得赶紧就把这murder的身份给揽下来。    下班回到家,家里的报纸,电视,满眼的头版头条,各大新闻,全都在放弗大惨案,我妈第一句话就是,“说是个中国人干的对吧?”,我噼里啪啦和她解释了一番,我想,我妈,应该是代表了绝大一部分的受众性质,看来,“中国人干的”已经深入人心了。看着外交部发言人在那里发言啊解释啊,我就想到一个词——“作茧自缚”。    终于,查清楚了,媒体又开始疯狂了。外交部开始一次次地“谴责美国媒体没有职业道德”,可怜可悲的外交部啊,竟然能大谈起新闻职业道德!!中国的媒体做过多少没有职业道德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人家没有道德了,那我们呢,我们就坚持了正确的新闻观么,有没有判断?措辞有没有余地?满中国的人是怎么误会的,难道是看了太阳报?喜欢用“双重标准”来衡量同一个问题,光说别人不说自己,我们怎么老做这样的事?    转到另一个话题,在国内的各大媒体,对弗大惨案大报特报,密切跟踪,追本溯源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注意到几乎同一时间发生的我们国内的另一大惨案,辽宁钢厂惨案。我们的媒体做了什么,铺天盖地地报道了么?积极的追踪跟进了么?让百姓能了解到事情的善后情况和最新进展么?   同样都是30多条人命,被乱枪射死,被钢水溶化,同样惨烈。为什么不同国家的处理方式那么不同?同一国家的媒体态度,也会如此不同?    先来说中美在相同特大事故面前呈现的不同境况吧。     美国弗大惨案发生后,各方神经随即被牵动。议会中断默哀,州长提前回国,总统布什发表讲话,国家降半旗,世界各国纷纷致电致信或慰问或哀悼,联合国秘书长也表了态。美国,世界,牵一发动全身。     可是在中国呢?可有这等级别的重视程度?充其量,“立刻成立领导小组调查,领导充分重视,慰问家属,发1万元的首笔抚恤金。。。”然后,就没下文了,或者说,我们看不到下文了。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国家,对待生命的态度存在着这样大的差别?   再来说媒体,对待弗大惨案,中国媒体那可真是不遗余力,反正不是我们国家,该怎么报怎么报,无须考虑“是否该报”,“是否要做了处理再报”,于是,从事件本身,到挖出大量多年前背景资料,到前方记者连线,到专家对事件的反思,等等等等,央视,东方卫视,一些主流的,重要的新闻栏目,对此进行了全方位的,全视角的,报道,分析。看了所有的这些报道,我想,有的话,大概我们还没说出来呢,如果编到政治教材中,那么必定,要加上这样一段,“。。由此,我们看出,在资本主义美国,存在着严重的社会问题,潜藏巨大的社会危机。。。。”  那么,辽宁钢厂惨案呢?32个人变成了一大块铁饼!我们有没有好好报道,好好分析,好好反思?       由此我不得不又一次思考我们国家对待重大事故,灾难事件的报道。“非典”前期的“压住不报”事件曾让中国政府和中国媒体在世界上大大丢了面子,也让我们自己受到了重重的教训,这成为了多数新闻学灾难事件报道教育中的一个典型反面事例,可是,我们是不是真的受到教训了,真的正确处理了政府与公众的关系呢?桂林爆炸案,广西南丹矿透水事件,还有各种各样的我们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矿难,究竟在多少事件里,我们的媒体能够真正抛弃“官本位”的思想真真实实地向人民坦诚一切,并且认认真真用尊重人权的态度去对待那些弱势群体,那些凄惨离去的生命?   曾仔细研读过大量丁教授、邓教授的关于事故和灾难的报道的学术论文,也看过一个资深新闻人的一本描写中国掏粪记者的书籍,我慷慨激昂过,热血沸腾过,愿意,也坚定地相信,我们国家,还是存在着相当一部分优秀的有职业责任心和道德感的记者,他们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有着能看清大是大非的智慧,他们能真正成为人民的喉舌,然而,归根结底,他们到底要是党的喉舌,在有些事件面前,不管他们多么不愿意,多么沮丧,也必须撤下自己付出心血的稿子。“市场化经营”叫嚣了多年,然而在“党管媒体”的前提下,媒体注定要“事业化性质”,新闻的第一性是什么,“真实性”是注定要给“党性”让步的。   昨天嘉还在跟我说“辽钢惨案”这么重大的事件怎么可以没有follow-up,我回家也一关注,果然真的是没有,新浪撤了,央视撤了,人权,我们的人权呢!?弗大惨案的后续依然在不停的播出,还有大量火车提速,“和谐号”出发,造福人民的报道,哼,不解决老百姓车票难买问题,不根治黄牛,不解决火车垄断,提速提速,光提速有什么用!!!“和谐号”,取这么恶心的名字,我们真的有那么和谐么??!   在中国,也许,真正的新闻理想之存在于教材课本和美好想象中吧,这是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爱上新闻大概是我的悲哀,身在中国爱上新闻大概是悲哀中的悲哀。   可更为悲哀的是,我居然就这么的jian,愿意这么一直爱,一直悲哀下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3 Comments

我和绍绍(一)—— 突然要远走

     最近的生活踏实而充实,心情慢慢地平复,反而体会到了之前几个月昏天黑地的时光里无暇顾及的,生活里的温情。   比如,在轮滑的时候,碰到一个耍空竹的爷爷,他教我耍来着,看着简单,可是很难,摆弄了很久,我终于甩出了那种好听的声音,可惜,我是不敢教他轮滑的。。。  比如,师父开车带我兜风,言辞中恢复他文艺青年本质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许多东西,可以在现实中隐藏,却无法在自我中消失。师父说,我是他心里永远的慰藉。其实他也是一样,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  比如。。  比如。。     正当一切都显得温暖而宁静的时候。   前天,很突然的,没有任何准备的,收到了绍绍的消息,要去洛阳。  很突然的决定,至少对我来说。     尽管她在过年回来以后就零星地提过一些想靠近家的想法,可我总以为她只是一种情绪而已。没有想到,已经决定的那么清楚,要离开的那么迅速。   她的信加起来很长,看完后,我非常能理解,因为很多问题虽然具体在我和她身上不同,但是其中涉及的一些思想层面的东西,是有相通之处的。可是在情感上,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的,毕竟四年的大学生活里,她是我最最重要的一个朋友。有着西北女孩特有的亲切爽朗,可是也有南方女孩的那种温柔水灵,纯朴简单的性格让每个人都很喜欢她。记得大二那年把她带到苏州玩的时候,晚上睡在一起,我看着她穿着粉红色睡衣睡的很熟的样子,第一次有了对女生这样的感觉——如果我是个男生,我会喜欢上这个女孩子。     与她的缘分很不一样,我们不是那种整天粘在一块的女伴,尤其是在大二之后,真正在一起相处的的时间也不多,可是总会把她放在心里一个特别的地方,能把最心里的话和她说,她是一个让人相处起来特别舒服的女孩,和她在一起,心会变得很平静。     她会留在南方沿海,这几乎是从来没有担心过的事实,不管是南京,上海,还是苏州。因为有很多的感情和希望在这些地方。所以尽管毕业,之于我和她,从来也没有一种离别的伤感在里面。尽管见面也不多,但总是知道,她就在那里,就在那里。     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的,而生活也不能按照期待那样朝着自己理想的方向发展,许多的变故在一个相对集中的时间段里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但我并未曾想到,这些变故即便不是造成她这个决定的直接动因,也在很大程度上促使了这个决定的发生。     自然地,对于这一阶段本身就有一些情绪波动的我来说,我是很难一下子来承受这个消息的,虽然这其中不乏我与一般人一样的第一反应,那就是,既然从那里走到了这里,哪有再回去的道理,即便是要回去,也不应该是现在正当要在压力中拼搏的年岁,况且,那么多好朋友,不管是学习,工作,也都在这一大块里,要见面,要聚会,要互相照应,总是方便,一个人走那么远,这又为什么。但更让我担心的是,我怕她就是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绪有些低落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一个机会,就想借此来解决很多困扰,这种时候,做出决定,往往不能深思熟虑。     于是等不到周末的见面,我写了mail给她,打了电话给她。谈了很久很久,她给我看了这半年多来她的日记。我终于开始很深刻地理解她的选择了。很多时候,我们看待别人的问题,都喜欢从自己的角度,尽管能够理解对方,但终究无法彻底地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而和绍绍打完了这个电话以后,我仔仔细细地站在她的角度想了很多,很多很多。我突然发现,如果是我如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我也有很大程度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也许真的只有这样,她才会真正得到她想要的那种生活和幸福。于是,突然间,我发现我说什么都是无力和多余的了,我只有好好地祝福她,祝福她能快乐幸福,这么好的女孩子,理所应当得到这些。   事实上,一个选择抑或决定的做出,虽然有时候表面上看起来突然,但这之前总有一系列量变的积累,生活的经历,接触的环境,终究会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有时候,加上一些催化剂,就自然加速了质变的发生,又或者,正如绍绍说的,一直在犹豫的,不甘心的,还是最终能放下,回到一个原点上,而这个原点,也许就是自己本来想要的生命状态。我突然想起了一位美国作家说的,“我们最后到达的地方,实际上就是我们心中原本想要去的地方”,这是一句很玄妙的话,我既害怕这是真的,因为如果是这样,当你有一天发现,事实上你的生活就该是这样,而这竟然是你原本就应该达到的程度,那该是多么苦涩和无奈;然而,又正如有的人想的,同样希望这是真的,因为如果是真的,那它代表一切努力尚有意义,也说明不管我们现在走得多远多错,终有一天可以回到最初梦想的地方。     聚聚散散,来来去去,总是离人泪。   珍惜剩下能相处的每一个日子,期待周末的见面,想写她的文字,还远远不止这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