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无眠 燃情岁月 Tristin

     已经睡下了,又起来了。本来是因为心情烦躁所以听着 “The legend of the fall”的原声大碟让自己平静地入睡的。可是听着听着,反而不平静了。起来再次打开电脑,看《燃情岁月》(就是《秋日传奇》),看Tristin。     本本里没有几部片子,《燃情岁月》是从一开始就放在里面的,多年以来,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片子。有了本本以后,就立刻把它下到里面,看过多少遍,已经无法计算。原声,没有任何字幕,然而台词我都听的能背了。     事实上今天也并非半夜心血来潮,而是最近的日子里,心里越发觉得离一个人很近,懂得他的行为,懂得他的心态,是的,Tristin.   所以,此时不想说广袤粗犷的原始荒野,不想说意境精深的史诗风格,也不想说霍顿那恢宏磅礴,委婉抒情,却又怆然哀怨的动人旋律(绝对是配乐典范,就是我的背景音乐哦,绝对经典~~~),不想说其中表现的bonds of blood。。。。只想说说,Tristin.        如果你爱那片天地,爱那片旷野,那你一定会爱Tristin.       “我一直认为我所扮演过的大多数角色都能找到更合适的人选来演,惟独崔斯汀这个角色,我知道我是最佳人选。从我第一次看到剧本时就知道,我了解他的行为,他的心态,我的挑战是如何让观众也能认同我对他的看法。”   ——这是Pitt说的。     没错,我也认为,这是他所有角色中最出色的一个,虽然我也喜欢在《大河之恋》中的他(我认为Pitt对此类的角色已经是手到擒来)。然而,这个角色,不,这简直就是他。他的挑战,至少在我身上是成功了,因为我认为他和Tristin已经融为了一体。     看越多遍,就越看到这个人的深处,内心,思想,行为。开始不懂,后来好像懂,再到越来越懂,直到现在的完全共鸣。     他是如此狂野不羁,我行我素,我能看得到他骨子里那种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的一种力量。我很喜欢电影里的一个细节,就是凌晨他在马圈驯一匹桀骜的黑马,摔得很狼狈,等到清晨再看到时,他已经骑在马背上,那马服服贴贴的。用一种狂野和不羁去驯服另一种狂野与不羁,没有可以比这个更好的诠释和表现他的特质。我可以肯定,Susana一定是在那个凌晨看向窗外马圈里时爱上他的。     他也淳朴天真,感性灼热。然而也正是这样,造成了他无法对Samuel的死释怀。当我看到那只羊死在他的手下时,就能知道,这种压抑和自责终于要以一种极端的方式爆发了。他的确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离开,在海面上,在丛林间,在山谷里,孤独地颠沛流离,直到内心平静,才再回来。     他是注定桀骜不羁的,所以,他只能通过同样的方法来挽救挣扎的内心,而不是在平静温和的生活中慢慢忘却。想要远离痛苦,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选择孤独,孤独的眼神,孤独的背影,孤独的激情,这些都是他的。   记得在Susana的墓前,大哥Alfred对Tristin说:“i followed all the rules, man’s, God’s. And you, you follow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