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 &“曾格案件”

     我,病了。
     病来如山倒。有点飘。
     问:身体强悍的我,怎么会病了呢?
     答:原来,我也是脆弱的。
    But: 病是病,我是我。意识,是可以决定物质的。精神力量,是强大的。不信,请看——
 
  “曾格案件”——美国新闻史上关于争取新闻自由的著名案件,影响深远。
 
版本1——中国人民大学版《外国新闻传播史》,语言简明,客观。
1733年,德国巴拉丁移民曾格在纽约创办了《纽约周报》。。。。多是批评总督威廉。科斯比和地方议会的内容。一年后,科斯比令首席法官以“对政府进行无耻的中伤,恶毒谩骂和煽动性责难”的罪名,对曾格起诉。1734年将他逮捕。1735年8月法庭开庭,当时最后名气的律师安德鲁。汉密尔顿以80岁高龄为曾格辩护。按照当时英国和北美的惯例,凡是对政府进行批评,不管内容是否真实,一律视为诽谤,若言论舒适,其煽动作用更为明显,所以事实是比谎言更大的诽谤。汉密尔顿从两个方面对指控进行了反驳:首先它指出诽谤罪只有在言论不实时才成立,每个公民都有“陈述无可非议的事实真相的自由”,政府所谓诽谤的实质,正是那些人伤害和压迫在他们统治下的人民,激起人民的呐喊和控诉,然后再将人民的控诉作为新的压迫和起诉的根据。其次,汉密尔顿坚持陪审团不仅有权进行事实判断,还有权进行法律判断,裁决应由法庭和陪审团共同做出。最后陪审团不顾法官的阻挠,判曾格无罪。。。。。。。。。
 
     该段文字,非常清楚地交待了历史背景和整个事情的缘由,极端客观,从中,我们也对汉密尔顿这个睿智的老人有了一个印象。这个版本,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渲染,但已经看得人激昂澎湃了,但是相信,你看了下面的另一个版本,血液的温度,更会迅速的飙升。
 
版本2——中国传媒大学版——李磊老师(牛人!)版,洋洋洒洒几千字的篇幅,强烈的感情色彩。限于篇幅,也由于版本1已经交待了缘由,故仅摘录最精彩的部分(主要是刻画汉密尔顿的)——(转载自嘉嘉blog,对嘉嘉不辞辛苦的全篇上传致以我最诚挚的感谢和敬意!)
。。。曾格被捕以后,总督的亲信控制的法庭拒绝合理保释,在把他监禁了9个月之久以后才与1735年8月4日正式开庭审讯。第一次开庭时,当平民派律师亚历山大和史密斯对起诉书提出质疑时,他们马上被总督所信赖的法官大人当庭无理剥夺了辩护律师资格。于是,在第二次开庭前夕,“平民派”火速派人前往费城,求助于殖民地的著名律师案的路。汉密尔顿先生,恳请其担任曾格的辩护律师,已80高龄的哈密尔顿欣然承诺,,风尘仆仆感到纽约出庭为曾格辩护。
     白发垂肩的汉密尔顿首先站起来为曾格作辩护,他声称:“我不能认为剥夺人们发表控诉的权力是正大光明的行为,我认为,发表控诉是每个人生来就有的权利。”他又说:“因而我在此将不再麻烦检察官先生去为这一点而去询问证人,而且我确实承认,他不但印刷了而且发表了那两篇文章,一如起诉书中所书那样,但我的确希望,他这样做没有犯下任何罪行。”
     。。。。按照当时的法律,陪审团只能裁定被告有无发表过被指控的文章,至于这些文章是否犯罪则是由法官来判定的。普雷德里喜出望外的宣布,被告一方既已承认发表了被指控文章,陪审团已无事可做,只需等法官定罪宣判了。
      然而,汉密尔顿平静而坚定地回答:“不对,都不对!检察长先生,这场交易涉及到两个方面,我希望问题并不仅仅是由于我们印刷和发表了这两篇文章而构成诽谤,在宣布我的当事人是一个诽谤这之前,你还得做一些事情——你须得说明:那些言论本身确实是诽谤性的!也就是说,是假的,恶毒的、煽动性的,否则的话,我们就是无罪的!”。。。。。
 
     汉密尔顿的这番话被法官达人认为是在影射他缺乏必要的法律知识,恼羞成怒的德兰西法官咆哮起来,威胁着要把汉密尔顿当场驱逐出庭。于是,汉密尔顿彬彬有礼的向法官鞠了一躬,转身背对着法关席,直接向着12名陪审团成员们,向着众多法庭听众宣讲了起来:“那么,先生们!现在我们必须吁请你们来做我们提出的但又被剥夺了全力去做的、证明哪些实事的真实性的证人了。。。。”
     汉密尔顿声音洪亮,慷慨陈词。他引用英国密尔顿、沃尔温、李尔本和卡托通讯中关于出版自由的言论,力促陪审团成员们作为一个自由人、根据自己的良心来行动——即:除非他们发现曾格刊登的言论本身确实是假的、恶意的和妨害治安的,否则就应裁定曾格无罪,因为这是涉及到殖民地所有人民出版自由的重大的原则问题。
      汉密尔顿最后结束到:“——我虽已老朽,然而一旦有必要,哪怕是天涯海角,我当在所不辞,只要我的服务在哪里能为扑灭依据检察官的控告而提出起诉的火焰起一点微薄的作用。这种做法是由政府实行的,旨在剥夺人民对那些当权者独断专行的企图提出抗议的权利。正是那些人,伤害和压迫在他们统治下的人们,激起人们的呐喊和控诉,然后再将人民的控诉作为新的压迫和起诉的理由!”
      “。。。总而言之,法庭,还有你们,陪审团的先生们所面临的问题并非无关紧要或是仅仅关系到个人的私事。你们再次审理的并不是这位可怜的印刷上的事业,也不仅仅是纽约的事业。不是的!它的后果会影响到美洲大陆上生活在英国政府统治下的每个自由人!这是最重要的事业,是自由的事业。我毫不怀疑,你们今天的行为将不仅赢得你们同胞们的爱戴和尊敬,而且将为每一个宁要自由而不要奴役生活的人们所赞美和钦佩。因为你们挫败了暴政的企图,你们的公正、廉洁的裁决将奠定一个崇高的基础,保证我们自己、我们的后代、我们的朋友所应享有的那样东西,即大自然和我们国家的法律赋予我们所应有的权力——自由——这就是把事实真相讲出来、写出来,以揭露和反抗专断权利的自由。”
       汉密尔顿伟大的人格、雄辩的才华、渊博的知识、严谨的逻辑征服了法庭上的每一位听众,在他讲话的空隙,人们为之欢呼,鼓掌助威,全然不顾法庭肃静的禁令,狂妄的德兰西法官再也神气不起来了。汉密尔顿答辩胜诉,陪审团成员一致作出“无罪”的裁决,迫于法庭的气氛、迫于群众的压力,法官被迫宣告约翰。曾格无罪、当庭释放。约翰。曾格遂成为美国新闻史上的英雄人物,而安德鲁。汉密尔顿也一起为自由事业所作的这场著名答辩而名垂青史,为后人所崇敬景仰。
 
      相信不用多言了!继续引用嘉嘉同学的一句评论来ending,“欧也~~自由战胜了专制!!!这个时候才1733年!!!中国的新闻在干啥呢??” (康康注:中国的民族报业,从1870s才刚刚兴起…)
 
       同学们,你们相信了么,精神的力量!追求自由的力量!
       在“曾格案件”和汉密尔顿的伟大形象中,我,要忘记病痛,勇敢的战斗!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生病 &“曾格案件”

  1. 彦昀 says:

  2. 彦昀 says:

    再顶^_^

  3. 彦昀 says:

    新闻我不懂,但结尾还真有鲁迅遗风啊!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