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的小女孩

     夜晚回家,被楼道里一个东西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个女孩子。在用手机打电话。黑暗中,在楼道里。声音娇嗔无比。很显然。
  她打得很投入,很忘我。对我的打扰也毫不在意。
  
  我的心突然shock了一下。
  真的不一样了。时代。
  记得和琦君同学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相当精准的比喻,就是,我们成长需要的营养,好比是一个苹果,在我们那个时候,社会刚好可以提供一个苹果,于是我们成长的相当顺其自然。现在,孩子们成长需要的还是苹果,可是社会可以提供的呢?苹果葡萄香蕉芒果菠萝西瓜无所不有。孩子们,是有点撑了。但是,没办法的,你不可能阻止社会提供苹果葡萄香蕉芒果菠萝西瓜。
  过了半个小时,我想起把杯子放车库了,下去拿。那个女孩还在那里!!声音更加柔情蜜意。想必快要幸福的死过去了。估计,也就初中的样子。
  其实不新鲜了,经常看得到,那些男孩子女孩子无所顾忌的牵着手走在一起,女孩幸福的坐在男孩的车后,抱着他,虽然身上都穿着中学的校服。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我们那个时候,也并不是没有,但当这样的情景变得如此泛滥的铺张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触动的。甚至当我看到他们可以再也不怕距离,不怕害羞,不用暗恋地用手机短信默默传递情意的时候,我,在“愁”到为他们不能享受到最纯朴简单的感觉而可惜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小酸的。。。
  
  于是,我就不由自主地想,我要是初中就有了手机之类的这些东西。。。
  
  年少时喜欢的男孩,和我不是一个学校的。那时的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除了暗恋,毫无办法。错了,估计连暗恋也谈不上,是“幻恋”,因为,连个面也不容易见上。就这么幻啊幻幻了四五年,直到恢复联系。那又怎么样呢。记得那个时候,为了打个电话,不知道要犹豫多久,花上多少时间想上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借考卷,什么问以前老师电话号码,什么交流兄弟学校学习经验。。。最后终于想好了,电话还要拿起再放下拿起再放下,心里想“他会不会看透啊,那不是很丢人?”。。打上一个几分钟的电话,要有几个小时的铺垫。那时候,要是有了个手机,短信一来一回的,那估计就要轻松自然多了吧。
  
  就这么不痛不痒地联系了数的清的次数,说了比今天那个楼道小姑娘一晚上说的还少的话。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个小姑娘那么“幸福像花儿”一样的结局了。Nothing happened, 除了上大学前的那个伤感的夏天。
  
  对于这段年少时的一个人的所谓的感情,以及后来牵连出来的所有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一直很想认认真真的好好把它整理妥贴,收藏起来,从此再无别念。不过我觉得做这件事情实在是个浩大的工程,罢了。今天,要不是那个小姑娘,我也不会突然来那么感慨一下子。
  头脑较昏,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刚才看到新闻里德国女总理在讲话,我连个感叹词也快听不懂了,我的德语啊。。痛心疾首。情绪极其低落,nnd。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楼道里的小女孩

  1. jia says:

    时代在进步,而人们的观念却比时间进步的速度还要快n倍,我们下面的这些孩子们(估计他们叫我们老古董了要)有了得到各类水果,哦,还有水果沙拉、水果捞等等的机会,但同时他们也失去了细细品味一个水果所得到的隽永滋味的机会。
    我们在替他们遗憾的同时,也会有些小小的嫉妒?但是我们永远记得自己那个青苹果味道,舌尖永远记住了那么多年,这份感动是我们的自豪吧。
    你的那个故事很美丽,如果加上漂亮的手机,加上中国移动的标记,加上关机、停机、不在服务区这些冷冰冰的插曲,也就再也没有那个味道了,不会感动自己,也不会感动我们。
    呵呵,要是我那个时候有手机,我会怎样呢?

  2. 晶晶 says:

    那个时候我从来都没想要有过手机啊。说起来,直到去年,我才有了自己的手机啊。

  3. victor says:

    庆幸少年时我们没有手机,否则不敢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对于好奇和嬗变的人来说,一个号码可以轻易撩开一段生活,一个号码也足够成为放任欲望的契机。手机确实高效的拉近距离,但也撤掉了许多本该有的樊篱。任意的闯入,泛滥的心动,随心所欲的暧昧……一切变得再轻易不过。一边厌恶和鄙视这样的方式,一边在习惯性的延续。

  4. 彦昀 says:

    得不到的才弥足珍贵吧!
    “但是我们永远记得自己那个青苹果味道,舌尖永远记住了那么多年,这份感动是我们的自豪吧。”写得真好,这种柏拉图式的感情方式绝对是最美丽的存在。不要再听Eyes on me,也不要再回头看自己曾经的围墙了。珍重
     

  5. jia says:

    星星同学,你在米国,木有手机很正常,江伯伯用手机伐?胡锦涛发短信伐?那天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领导做到多大一级才能补用手机呢?市长用吗?还是省长阿?

  6. says:

    当时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打电话,哈哈.还有超级迟到的生日快乐~~

  7. kangting says:

    to 嘉嘉:说的真好!“舌尖永远记住了那么多年。”。另外,俺认为,江爷爷胡哥哥的手机是在保镖那里。。。。
    to 星星:我那时也根本没想要阿,我高考结束了不是我爸要我买我还没想要呢!我是从现在的角度看当时啊!不过,如果再回去,我依然选择不要。理由,是不言而喻的。
    to 文武双全:谢谢啊!你是男的艾。。你当然主动啦。。。
    to 梦里杠上花:写的赞啊。。。报上名来啊英雄。。。谁啊。。。
    to  螺旋:俺很久不听eyes on me.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