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6

at the airport

Even when you were standing in the line, waiting for the check-in to Cincinnati, I still felt that nothing was diffirent from the days before. I felt that everything was so unreal to me.   It was like a sudd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Kleinigkeit

     依旧在变黑,依旧在疲劳,每一天都觉得累,一上车握住方向盘就觉得累。喘着咳。我对自己的健 康从来都很自信,可是最近,为什么我有一种得了绝症即将不久于人世的感觉?       《Schindler’s List》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看一遍,都会被深深地震撼一次。好的电影,真的有 很多,《辛德勒名单》的确达到了一种令人无法挑剔的完美,思想的严肃性,非凡的艺术气质,黑白摄 影和彩色画面运用的深层内涵。。。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一个小金人就可以概括的,也许它本身的存在 ,就是一种永恒,正如那个红衣女孩前后出现的画面一样,深刻的让你看过之后就不会忘却 。享受经 典,经典中的经典。只是,我的德语水平依旧没有丝毫的长进。Gibt’s auf.        又要回到现实中来,弄不明白,那样残忍的环境下面,人们对生命的渴望是那么执著而强烈,做尽 一切,就只是为了活下来,只要活下来。今天那么安全平静的生活中,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深深的忧伤 ?那些困扰仿佛是在扁桃体严重发炎时含在喉咙口的一口唾沫,吐出来不合适,咽下去又是那么让人痛 楚。Ich fuhle, mit dem Leben nicht mehr zurechtfinden.       昆明湖上的灿烂阳光,城墙豁口中的轻舞飞扬,都仿佛过了几世般遥远,如今,阳光是否划尽在 那湖边长长的道路上,豁口外的化黄幻绿还是不是曾经的颜色,我都无法看到。真想再去看看,长这么 大,第一次那么喜欢家乡以外的一个地方,为什么曾经没有选择它呢?Aber das ist vielleicht ein Bedauern fur alle Ze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就这样无可救药地变黑

      看着越来越黑的两条胳膊,我的确是有点郁闷。    前天的事件又在这个过程中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37度的大太阳中,我和表弟负责陪四川来的饶了一大圈子关系的亲戚——两个小伙子,一个初中刚毕业,一个大二(都叫我阿姨),去苏州乐园玩了一天。注意,是在这样的天气下,在我学车每天身体都很疲惫的情况下。为了省点门票钱么我自然又打电话给Seiko托关系了,正巧,他表弟也要带同学去,说来很巧的,他表弟和我表弟是同学,我们四个又都是苏中人,恩。于是,他,他表弟,他表弟带来的可爱小女生(现在的孩子啊….艾),我,我表弟,两个四川boy(八卦一句,还都有点小帅),一行7人,浩浩荡荡的从后门进入,开始玩了。不知道是不是很长时间(上一次来是大二)没有经过身体上的大幅刺激,在用豪华波浪热身的时候,我居然心荡的很厉害,还有点胸闷,难道我老了?不可能不可能,事实证明的确不可能,只不过因为这些天累了吧。在之后的。。。。。。。(省略一万字)无比熟悉每次必玩的项目中,还是觉得比较爽。那个小一点的四川小子也是个“愁”人,之前高空弹射都在那里叫爽,过山车我都买好票了,死也不肯上去了,我好说歹说,加上用我亲身感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还在那里推托,(悬挂过山车可是我力顶的,来一趟不玩,我失职的外!!苏乐的招牌阿!不过也的确好玩!爽而不惊!),所以,我哪里肯放弃,经过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省略一万字),他一下拿过票,上去了。下来的时候,拼命在那里对我说“好玩好玩,太爽了,不玩要后悔死了,还好还好你那么坚持要我玩艾!” 我除了说他“愁”也没有别的话了。   一天下来,我们是真的只有出去的汗,天啊,我喝了整整四大瓶子水,却一次厕所都没有去,可见流失之速度(我可是不怎么会出汗的人)。玩来玩去,说穿了就是全是把人甩来甩去的东西,头真的是晕了。   最后,我看到极速风车,还是坚持要玩一玩,大二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项目。那些个小的都不要玩了,于是就和Seiko两个人朝那里狂奔而去(已经要五点了),到了那里,还好还有的票买。然后。。。。就我们两个。。。这个到是头一次,这么大个东西就为我们两个开一次,有面子的。能一次30个人呢。大致构造是这样的,一个很大的T型结构,T上面一横的一头是一个风车结构,一共六片叶子,每片叶子上能坐5个人,运行起来,速度比天旋地转要快很多,每个叶子本身在转,风车在转,那个T的上面一横也在上下左右大幅度转。三转合一。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天啊,根本就是狂转,汹涌的转,我只听见风声,只看见阳光忽有忽无的闪过,只看见我们两越来越高,只听见我的项链在不停地甩来甩去(我特别怕甩出去)。。。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很可怕,也很刺激,我大叫了起来,然后就觉得要死了,要被甩死了,怎么还不停啊。。。再后来,我已经被转的麻木了,居然和Seiko聊起天了,“晕的了,你呢”,“我腿都软了”“你看啊,下面的人在用望远镜看我们艾”。终于,终于停了。真是久啊,这钱花得值。我头发乱成一团,双腿都给转软了,不过,真的是过瘾。在经历了很多不爽的事情以后,让身体这样疯狂的天翻地覆一下,就是一爽,觉得又活了。   然后我们两就去门口和他们会合了。啤酒节已经快要开始了,去年负责采访啤酒节,每天都来,看着这相似的场景,感叹时光飞逝。不过我是没有力气了,一帮小的也差不多了,打道回府了。     觉得苏乐旧了,真的。旧了。很多地方,已经失去了一种光芒焕发的朝气,那个绿色的巨人如今已经褪成了白色,欧洲城的建筑也是很多残破,农庄的奶牛早已经不知去向。只有那些游艺项目,还是依旧在人们长长的队伍和疯狂的尖叫声中保持着新鲜和活力。下次再来,又不知道要隔上几年了。     昨天看了《superman returns》,还是不错的,不过我还是喜欢以前连续剧里迪恩凯恩版的超人,那个帅啊。      最近身体是有点差的,莫名其妙咳嗽厉害,每天晚上要睡觉了就浑身很疼。艾,累得了,先写这么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