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一定要平静下来!!!

    连着几天,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力交瘁。昨天晚饭后打着稿子睡着了,师傅来找我有时,拍醒我,看到我,说“脸色怎么那么差,你回去休息吧。”我说:“不要紧的,刚才吃完了才有点困,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晚上什么时候去?” “你不要去了,回去休息吧,看你也累了。” “我真的不要紧的,刚才不小心睡着了!没事的!” “别去了,回家早点睡觉!”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睡着,完了,他会不会不信任我了。。。。。我怕阿。我真的怕,可是我能怎么办呢。灰溜溜的回家。镜子里,真的好可怕,那么憔悴的脸…到了家就开了电脑,现在除了出去采访一天快24小对着它了。          可是心里烦的时候又碰到了D,他很痛苦,为了她,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都要这样!!为什么好好的相爱的人都要这样!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安慰他,鼓励他,希望他去把她追回来,然而一直主动的他却在这一次犹豫了,也许他觉得这一次他要做出一点成绩来,然后让她自己再一次做出选择。我只能bless。           今天我10点多才到报社。什么都不想做。             面对一堆信,面对该写的稿子,我的感觉就和气压低的时候呼吸不畅那种感觉一样,没有物质动力也没有精神动力。该怎么办?集中精神吧。To be strong willed!       其实写东西谁不会,关键要写出彩,切入点是不是好,读者爱不爱看,文章有没有"线" ,都是大有讲究的。做电视新闻还可以依靠声音和画面,可是平面记者却不是那么好当的,怎么样将东西写的别人要看,这是我每天都必须思考的问题,从前是读者,现在处处要从这个身份来入手,写软的东西没有问题,关键是怎么把本来就硬的东西写软,这才牛人 。城市名片是个系列,每一次要找出不同的的角度,没有那么容易。苦思冥想了以后。我下"手"了,我喜欢想好了一气呵成的感觉。写得差不多了以后,总觉得还欠缺一点什么的感觉,写着的东西要放一放,过段时间自然知道问题在哪里。已经中午了,先出去走走好了。       今天又没有去食堂,报社食堂菜实在太少了。。。比电视台少多了,虽然环境好很多。现在每天中午出去逛一圈似乎成了我的一种调整平静心情的办法,哪怕能维持一下午也是好的。不过写blog倒也算是一种方式。我今天朝了和昨天相反的方向走。走着走着,就慢慢平静了。阳光还蛮好的,不过没有昨天的好,因为今天的风很大,头发全被吹在脸上,其实我挺喜欢这种感觉的,不过好像最近一直没有睡好太疲劳的原因,发质和光泽好像都不怎么样,记得那次从北京坐17个小时回南京以后LuLu也是这么说的。我突然就看到了一家绿杨馄饨。。。最喜欢里面的蟹粉小笼了,进去吃了午饭。上一次吃,是在2月17日的那个中午,我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想。吃完了往回走,其实我最好路越长越好,不要那么快到报社。。。一家花店把太阳花放在门口,最喜欢了,颜色最多,好漂亮,那是大一非典过后学校解禁的第一次放行,我进城修手机,在鼓楼等车的时候买了很多很多,三毛钱一朵,那么大,那么漂亮,回来后养着,后来放在窗台上被舍友摔到楼下去了。。。到了报社了,坐下来,喝了点水。平平静静的。生活,就应该这样吧。       再艰难的时候,还有,到底还有那些朋友和亲人。可是,在学校的时候,难过了有那么多寄托,还可以抱着肉肉的LuLu诉苦,拉着Perfume谈人生谈爱情,拖Seiko在很晚的时候出去走街。。。可是现在呢。。。不过依然,他们还主动地主动地来给我温暖。昨天晚上在网上对着Seiko和君抱怨、发脾气、说一些过分的话,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们不知道症结所在,我又没有办法说。不过也许相处久了,我情绪越是不稳定,他们就越平静,特平静,不管我怎么昏说乱说,他们知道我是言不由衷,他们都不会和我干上,他们说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话,一开始我一点也听不进去,然后我就慢慢的平静下来。This is what I need. 还有表姐,表姐最好了,陪我玩了很多游戏,在那里安慰我,好温柔,又说五一带我出去吃喝玩乐。。。所有的这些,都能让我从一种绝望的状态中至少暂时变得很温暖,很平静,是一种很轻柔的感觉。即便为了他们,我也好好保护自己,控制自己,让自己快乐起来。       还有让我意外的是,上午突然收到了EB的短信,上一次见面也是两年多前了吧。说起来,他和我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可是我到底有哪里好,值得他那么“崇拜尊敬”,汗。短信问我五一期间有没有空,去他的大型生日party,我看着短信上的“五一”发了好久的呆,眼泪慢慢地要涌出来。手机震了,他电话来了,我摁掉,终于回了短信,有空,只要不上班都有空。他回了一条,太好了,别带礼物阿,你来了就是最大礼物了,先烧烤,再杀人游戏。       挺好的。真的。Let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平静,平静

      人忙了,累了,烦了,就会变的很“鸡糟”。自己又是一个情绪化的人。。。更加在这种变幻无常的心情里totally失控。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很多人。哎,对不起。         今天写了一个上午劳模系列特稿,心情又从昨晚的狂风暴浪中平静了下来,中午的时候,没有去食堂,插着耳机走出了报社,深深地呼吸了几下。阳光很好。又tm感觉生活美好了。我老是这样,大起大落。我沿着五卅路公园路那边走了很久,吃了一直路过的“牛记锅贴”,难吃死了。。。。       公园路的一排店一个一个逛过去,就在高中的时候,在这里买到了我心爱很久的那件蓝色格子大衬衫,期待能再有惊喜,然而好像现在陈列的style都不是我的taste。就算是同一个地方同一家店,你也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喜悦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会变的,往往是过去了的就回不来了。不多久,又走回了报社,继续干!!!      虽然有太多的压力,我也一定要坚强。我要挺住,像从前无数次那样,最后不都都苦尽甘来了么。这次也可以的。可以的,你可以的。必须可以。“你可以是,也一定要是个出类拔萃的人。” 玉帝的话,至今那么清晰,哎,但愿他老公也是那么想的,这才真能让我苦尽甘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终于哭出来了

        太忙太累的日子让我觉得心里压了无数重量,怎么都透不过气,我不知道要怎么样形容这种感觉,就像系了绳子被拖马拖在后面,拼命想停下来,可是马还在拼命往前跑,好可怕,好惨。连哭好像眼泪都流不出来。         可是终于,眼泪夺眶而出,肆意地流淌着。还好。我还能哭。然而who can be my shoulder when i’m crying. It is so ironic that i had been looking for the answer for the same question four years ago. Now,everything changed, but i still feel no sens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忙,忙,忙

忙 忙 还是忙。 生活里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时间。   这样的生活不知道可以坚持多久,这样的热情可以坚持多久。   挺不喜欢集体采访的,很浪费时间,尤其是电视台的那帮人,要采镜头的,从前在电视台干的时候我也经常做这样的事情。我本能地回避着镜头,已经很潜意识了。   以前觉得做民生有意思,现场感强,也好玩,可是其实做固定条线却更能学到东西,接触的人就是不一样,长见识。   我挺好的,只是需要一点自己的时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会明白

      我总认为,在世间,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时刻似乎都有一种特定的安排,在当时也许不觉得,但是在以后回想起来,却有一种深意,这些美丽的时刻,实在舍不得将它们忘记。       然而,为什么人与人之间,总是喜欢互相伤害。我真的不明白。       我们这个年龄,解决问题的能力都太弱了。        It wasn’t meant to b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